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协会 > 教育教学

将更多职业资格认定交给市场

发布时间:2016-06-28 点击数: 字号:T | T

  将更多职业资格认定交给市场

  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取消招标师、物业管理师等47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持续降低就业创业门槛。至此,近两年来,共有319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被取消。下一步国务院还将公布实施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清单,清单外一律不得许可和认定职业资格,清单内除准入类职业资格外一律不得与就业创业挂钩。

  在劳动力市场中实行职业资格认定制度,是各国普遍通行的一种做法,也是依法行政的具体表现。在我国的《劳动法》和《职业教育法》中明确规定,对从事技术复杂、通用性广、涉及到国家财产、人民生命安全和消费者利益的职业(工种)的劳动者,必须经过培训,并取得职业资格证书后,方可就业上岗。所以,职业资格认定制度也被称为“职业准入”制度。

  但是,由于利益的驱使,自从1994年开始推行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以来,我国的职业资格认定逐渐呈现出泛滥之势,各地方、各部门也自行设立了大量职业资格。而随着职业资格种类越来越繁多,交叉重复的现象较为严重,一些职业资格的“含金量”大大降低,参加培训和鉴定的人员支付费用取得证书却没有实际效用,导致人才负担沉重。比如高校大学生就是一个“考证热”的最大一个群体,不少大学生热衷于考取各种各样的证书。但遗憾的是,即使手握多个职业资格证书,在求职时屡屡被拒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不仅如此,职业资格的认定还成为了某些政府部门谋取私利的借口。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我国各类考评创收带来的“证书经济”,每年总额超过了3000亿元。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职业资格证书的认定更多地是交给市场来完成。以素以“工匠精神”闻名于世的德国为例,职业资格证书主要由各行会而非政府负责,考试由雇主、学员、培训机构三方参与,实现了学习与培训、职业资格认定与市场化评判的有效结合。

  事实上,职业资格认证的标准应是多层的,既有民间的标准,也有行业组织的标准,还有作为第三方的认证团体的标准。在这里,国家行使对职业资格认证的公共职能,必须从对职业资格的直接管理转向对职业资格的间接管理,即职业资格主管部门、行业主管部门不直接设立职业认证,不开展职业资格认证评价、

  考试等活动,而是更加突出对职业资格认证的间接管理。

  因此,目前我国政府在职业资格认定上不断地加大简政放权的力度,取消不必要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也将进一步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局面形成创造便利条件。这不仅有利于加快政府职能的转变,而且将职业资格认定的功能更多地交给市场,会使现有的“证书市场”形成优胜劣汰的机制。这样,人才的“含金量”也将随之大大提高,各类人才创新创业的活力才能有效地被激发出来。

   

  (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