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网站地图

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打造福建对外开放新优势

发布时间:2018-02-13 16:19 点击数: 字号:T | T

     福建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一带一路”建设的排头兵,必须充分发挥政策叠加优势,加快先行先试步伐,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高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打造对外开放新优势,努力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举旗者、引领者和带动者。

一、“一带一路”战略格局下的福建对外开放形势新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福建集合政策优势、区位优势、侨力资源优势和对台先行先试优势,有效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和两种规则,对外开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福建对外开放的外在条件和内在动力已经发生变化,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培育竞争新优势迎来了新的机遇,又面临着新的挑战。

(一)福建对外开放面临的新机遇

1、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优势互补的机遇。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与沿线国家地区友好交往,加快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海丝”)核心区建设,将为我省对外开放创造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一路一带”沿线国家地区的城镇化、工业化水平不高,基础设施缺口大,我省企业可借机参与沿线国家地区的交通、能源、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境外直接投资、跨国兼并重组,推进重点商品出口基地建设,积极主动“走出去”发展,有利于我省将产能优势转化为对外开放新优势。随着区域发展和差异动态变化,沿海地区传统产业加快向内地和“海丝”沿线国家地区转移,可以为我省发展总部经济、服务外包、金融保险和节能环保等重点产业提供新的机遇,有利于加工贸易和服务贸易的转型升级。

2、对外开放载体建设强化的机遇。进一步推进厦门“9·8”、福州“5·18”、“6·18”、漳州“11·18”等投资贸易平台建设,有利于搭建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产业合作平台,促进“海丝”沿线国家地区项目对接,促进资本运作、品牌经营、市场拓展和技术转移,有利于资源整合和国际产能合作。福州、厦门、泉州、莆田先后获批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福州、平潭海峡两岸电子商务经济合作实验区获准设立,有利于推进政府高效运作、创新服务平台,助推跨境电商和对外贸易发展。依托福建自贸试验区、平潭综合实验区、福州新区、漳州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等国家级对外开放试验载体,探索实施可复制推广的创新举措,能够在更高起点更广层次更宽领域,加快构建我省开放型经济新动力。

3、推进“海丝”文化交流合作的机遇。从唐宋、明清直至近代,我省都是海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的参与者与见证者,对推进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对接“一带一路”战略,开展与海陆丝绸之路国家的文明互鉴与交融发展,建立与沿线国家地区政府定期合作的交流机制,合作开发旅游市场,推进文化教育培训,加强医疗卫生领域协作,有利于增进民心相通推进投资贸易便利化,能够融入更多的“一带一路”元素,形成“文化搭台,经贸唱戏”的发展新机遇,促进要素资源跨境流动,提升对外投资、跨境合作的资源配置效率。

4、贸易投资机制创新的机遇。福建自贸试验区着力制度和规则创新,坚持问题导向和企业需求导向,深入推进投资管理体制改革。随着以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为重要抓手的贸易便利化程度不断提高,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金融服务多元化为目标的金融创新措施稳步推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为基础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持续完善,有利于对标国际先进规则,通过对比互补试验,形成更多的创新举措和突破点加快建成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提升我省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增强区域特色与发展空间

5、要素集聚和发展动力转换的机遇。我省处于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正在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促进高技术产业和价值链高端环节发展。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海洋高新产业;扩大开放现代服务业,着力发展科学技术服务、互联网和信息服务、文化教育服务、金融服务、商务和旅游服务、健康医疗服务等重点产业,有利于助推经济发展动力转换,进一步优化提升我省的开放型经济结构。

6、互联互通优势提升的机遇。基础设施互通互联,持续完善服务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出海通道,不断提升我省“海丝”核心区地位,有利于形成对外开放互联互通的综合优势,加快“陆上福建”、“海上福建”和“海外福建”建设。港口方面,我省将形成“两集两散两液”核心港区,强化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港航合作,共同推动航运物流业发展。航空方面,加快构建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积极拓展境外航线,有利于提升空中通道和航空枢纽地位。铁路方面,随着温福、向莆、合福、鹰厦等铁路相继投入营运,铁路运输网络更加便捷,有利于拓展经济腹地,扩大内陆省区“借闽出海”的通道效应。

(二)福建对外开放的面临挑战

1、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更加复杂。当前世界联系更加紧密,尽管各国加快发展开放型经济,推进协调宏观经济政策,加快重构全球投资贸易规则体系,但国际经济发展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尤其是外部需求疲软,全球价值链拓展不断深化,国际利益关系更加复杂化与多样化。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持续下行压力增大,区域竞争日趋激烈,我省开放型经济发展将面临倒逼压力与新的转型阵痛。

2、产业发展面临着双重挤压。随着人口老龄化、城市化发展,要素资源成本上升,将削弱我省参与国际分工的优势条件,一些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洼地”效应减弱,正加速向越南、柬埔寨、斯里兰卡等国家转移。与此同时,发达国家日益重视制造业,纷纷制定重振或鼓励制造业“回归”政策,中高端制造领域优势回升,产业间竞争加剧,我省产业发展将面临“高端回流”与“中低端分流”的双重挤压。

3、国际贸易摩擦带来不利影响。虽然我省外贸规模扩大,出口产品结构日趋合理,工业制成品出口比例上升,但真正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产品不多,在相当时期内仍将以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为主,以低价竞销、以量取胜为主要竞争手段。随着国际贸易自由化发展,关税、配额、许可证等传统贸易措施影响减弱,技术标准、环境保护、质量控制、检验检疫和产品认证等技术壁垒增强,我省面临的贸易摩擦形势将更加严峻,也可能造成外贸出口“丰产不丰收”,使得外贸出口增长不能带来效益的同步提高。

4、产业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我省第三产业占比较低,服务贸易发展相对滞后。虽然服务业利用外资快速增长,但利用外资存量集中在制造业,低端加工和组装产品仍占较大比重,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不足,导致我省产品附加值不高,国际竞争力不够强。加上市场化改革相对滞后,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没能充分发挥,导致部分行业产能无序扩张,不仅存在传统产业产能过剩问题,而且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不高,部分新兴产业缺乏核心技术和竞争力。

5、对外开放区域协调难度大。我省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水平不高,一些深层次矛盾仍制约对外开放程度,不利于开放型经济发展。地方行政分割、局部利益保护,抱团合作意愿不强;厦漳泉同城化、福莆宁一体化进程缓慢,生产要素流动不畅,资源配置效率有待提高。由于区域产业关联度不强,同质化程度较高,难以根据市场条件变化有效发挥协作生产力作用。

6、沿海经济辐射带动能力不强。随着以港口为依托,连接高速公路、快速铁路、省级干线,东出西进的现代化交通网络不断完善,我省沿海港口城市打通通道,服务中西部地区,拓展经济腹地能力明显增强,但尚未形成对外开放出海新通道的枢纽地位,尤其是集疏运体系、口岸通关功能不完善,市场空间有待提升,省际产业、交通枢纽、环境保护、口岸通关等领域的协调发展需要进一步健全提升。

7、政府对开放型经济的服务管理水平有待提高。我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和优化服务水平尚难满足市场经济发展需求,境外投资管理制度创新不足,民营企业“走出去”实力不强,境外资源配置效率急需提升。随着跨境电商迅速发展,对海关、检验检疫、财政、税务、商务、质量监督、金融等部门合作提出新的更高要求,政府快速反应、创新合作能力需要进一步提升。

二、打造福建对外开放新优势的路径选择

(一)提升载体平台功能

要突出集聚、枢纽、承载和示范功能,进一步增强各种载体平台作用,打造福建对外开放新优势。

1、集聚功能。利用政策叠加优势,集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要素资源。一是推动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企业,努力打造集研发、生产、孵化、技术服务为一体的创新型产业合作基地。二是搭建跨境电商及物流信息共享平台。以东盟国家为重点,加大口岸通关设施建设,促进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设施互通、信息互联、货物通关和人员往来便利化。三是打造引资引智合作平台。鼓励优势企业“走出去”发展,设立“海外侨商创业园”,打造创业辅导、项目孵化、风投对接、金融支撑等功能平台,增强对海外资本、优秀人才和高新技术吸引力。

2、枢纽功能。我省是“海丝”核心区,要持续提升对外通道枢纽功能。一是构建对外开放海上通道。整合港口资源,加快建设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罗源湾、湄洲湾等大宗散货仓储物流集散基地,湄洲湾、漳州古雷等油品储备中转基地。推进港口合作,与“海丝”国家共建港口园区、商品集散基地和货物配送中心。二是构建对外开放陆上通道。加快建设枢纽型快速铁路,形成与内陆省份相连的铁路大通道;完善出境高速公路网络,拓展港口经济腹地;鼓励海铁联运,打造通江达海、服务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出海通道。三是构建对外开放空中通道。加快厦门新机场、福州长乐机场二期工程建设,提升厦门、福州临空经济园区,增开通往东南亚、西亚、欧洲等国际航线,拓展对外交流合作空间。

3、承载功能。充分发挥载体平台承载功能,加快建设连接台湾与东盟经贸关系的重要桥梁。一是深化产业合作。以战略新兴产业、先进服务业为重点,深化闽台产业对接,推动两岸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二是促进港口互联互通。扩大利益汇合点,以东南亚为重点,推动港口建设,延伸到南亚、中东和非洲国家。三是建设台湾产品开拓东盟市场的中转地。凸显对台特色,探索台湾原辅材料、半成品进入福建自贸试验区加工增值后,按原产地原则出口到东盟市场;开展关检合作,鼓励和支持福建企业与“海丝”沿线国家的台资企业合作,携手共同拓展东盟等国际市场。四是提升“侨梦苑”承载力。引导侨资参与中国—东盟水产品交易所海外分中心建设,加快建设侨商总部聚集区、琅岐国际海岛度假区、海峡旅游集散中心等项目。

4、示范功能。用好用活用足各项优惠政策,加快构建对外开放示范区,为建设新福建提供新的动力与强力支撑一是发挥港口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以建设大宗商品区域配置中心和现代化国际枢纽港为重点,积极拓展与“海丝”沿线国家经贸关系,进一步形成区域合作发展的新格局。二是加快建设海洋经济合作先行区。坚持陆海统筹,科学开发海洋资源,依法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加快建设蓝色经济试验区,使海洋经济真正成为支撑福建发展的重点。三是创新合作机制。以国际产能合作为重点,培育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加快打造两岸共同参与国际竞争合作新平台,建设两岸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区。

(二)拓展开放型经济发展空间

我省海洋面积超过陆地面积,闽籍海外华侨华人实力雄厚,要加快建设“海外福建”、“海上福建”,不断拓展对外开放和经济合作空间。

1、加大建设“海上福建”。我省海洋资源丰富,海洋经济产值占GDP超过1/4。要加快发展海洋蓝色经济区,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开展海水养殖、渔业捕捞、能源开发、海上旅游合作。加快发展高端化、生态化的临港工业,打造现代海洋渔业基地、海洋新兴产业基地、海洋服务业基地、临海高端制造业基地、海外综合开发基地与东盟国家主要港口、航线、物流集散地互联互通,加快建设海上战略支点。在重要港口城市建设境外经济合作区、生产加工基地和销售市场,融合通道建设和经济发展,提升我省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

2、加强建设“海外福建”。我省海外华侨华人超过1580万,侨力资源丰富。要加强与海外华侨华人联系,编织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经济、科技、贸易等网络,形成发展优势,拓展经济空间。发挥海外华商优势,鼓励海外华商与国内企业深度合作,开展港口、交通运输、产业园区、能源开发等领域合作,推动海上运输通道和陆上基础设施建设。发挥“海上丝绸之路基金”作用,引导企业到“海丝”沿线国家投资,特别是到东盟国家投资办厂,打造“海丝”生产价值链。发挥海外华侨华人桥梁纽带作用,帮助我省企业在境外上市融资、投资设厂、设立原材料基地、筹建产业合作园区,规避投资贸易壁垒,开辟更加便捷安全高效的国际合作大通道。

(三)创新对外开放布局

创新对外开放模式,充分发挥海上合作支点城市作用,引导我省企业“走出去”发展,进一步促进国际产能合作。

1、推进泉州“海丝”先行区建设。积极开拓南亚、西亚、非洲东海岸等新兴市场,发展境外出口基地、商品市场和商贸园区,打造境外贸易合作基地。加快实施泉州港口复兴、双向投资贸易、阿拉伯新走廊、金融创新、发挥侨力等行动计划积极发展跨境电子商务,争创中国(泉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完善投资促进机制,引导外资投向主导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和节能环保等领域。支持企业扩大境外投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建设一批产业合作园区、制造基地,拓宽企业境外上市、发债等融资渠道。

2、强化海上合作战略支点建设发挥沿海城市港口优势,加快完善集疏运体系和口岸通关功能,积极打造福州、厦门、漳州、莆田、宁德海上合作战略支点。支持福州新区建设,强化与“海丝”沿线国家投资贸易、基础设施、技术领域合作,做大做强中国—东盟海产品交易所。加快打造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以“海丝”中心港口和“海丝”国家港口城市为重点,推动两岸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发挥漳州、莆田、宁德沿海城市后发优势,进一步扩大开放合作重点功能区和经济腹地。

3、推进平潭国际旅游岛建设。发挥平潭综合试验区与旅游资源优势,强化与台湾国际旅游、国际物流、农业加值服务等合作,加快建设国际旅游岛和“两岸共同家园”。

(四)完善对外合作机制

1、构建“海丝”沿线国家地区合作交流机制。加强高层互访,推动务实合作,建立常态化交流合作机制。以国际友城为抓手,促进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合作交流。通过签署共建“海丝”合作备忘录,举办政府官员、国际友城联络员研修班等,加快对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

2、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作机制。统筹与广东、浙江、江西等周边省份关系,构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作网络。发挥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平台作用,联合区域相关省区加强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交流合作,深化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

3、构建对外开放合作载体平台。积极办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高峰论坛”,建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城市联盟”,促进交流合作。依托乡亲恳亲会、联谊会、华商会等载体平台,扩大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友好往来。深化对外政策沟通,打造“中国·福建周”综合性外事服务平台,加强与“海丝”沿线国家地区全方位合作。

三、打造福建对外开放新优势的政策建议

“一带一路”是国家开放战略,加快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必须突破关键环节,进一步形成新的改革开放高地,加快打造福建对外开放新优势,如图1所示。

 

  

(一)区域对接: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对外协作体系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打造对外开放新优势,需要以共商、共建、共赢原则,建立互惠互利机制,构筑新的区域合作模式。

1、选择优先开放区域。企业“走出去”发展要符合需求导向,有较强的经济互补性,通过创新贸易投资方式,形成互利共赢的合作机制。我省优先选择的开放合作区域,包括能与我省境外投资优势相结合,具有低成本优势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历史悠久,距离近、成本低、联系密切的周边国家地区;与我国经贸往来较多、政治关系好、有自贸区制度安排的国家地区。要以此为基础,优先推进与东盟、南亚、中亚地区合作,率先推进与缅甸、柬埔寨、老挝、泰国、巴基斯坦、孟加拉、哈萨克斯坦等国合作。东盟国家发展潜力大,具有开展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的独特优势,是我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的重点地区。

2、推进建设协作机制。一是“海丝”核心区。加强顶层规划,促进政策衔接,提升协作机制,破解地方利益保护障碍。要改革地区政绩考核指标,突破本位意识,合力形成对外开放新优势。以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为龙头,统筹构建现代国际航运通道体系;以平潭综合试验区为龙头,促进福州新区与平潭一体化发展,构建对台经贸交往主通道;以泉州市民营经济为龙头,构建“海丝”产业价值链布局,打造“海丝”文化旅游圈。二是“海丝”中国区。加快构建“海丝”国内沿线地区协作机制,发挥海峡主通道作用,推进两岸四地协作发展。发挥载体平台功能,加强与“海丝”沿线省市(区)合作,共享自贸试验区政策“红利”,建设海峡经贸交往合作主通道;完善互利合作机制,强化与港澳地区协作,构建台湾海峡港口群联盟,建设两岸四地对接的“一带一路”协作机制。

3、探索对外合作机制。一是人文优先,便利往来。依托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APEC等国际组织,推进与东盟人文深度合作,实现旅游签证互免,便利人员往来。二是高层引领,民间推动。以经贸关系为重点,建立早期收获机制,深化全面合作关系。三是吸引借道,拓展腹地。建设台湾产品开拓东盟市场中转地,与东盟国家率先建立关检合作机制,形成台商投资东盟重要通道,拓展对外经济腹地。

(二)通道对接:构建市场要素内外联通的国际大通道

以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为龙头,构建现代国际航运通道体系,加快建设连接“一带一路”的重要枢纽门户和综合立体运输大通道。

1、提升硬件通道。充分发挥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作用,统筹沿海地区港口建设,加快建设区域性航运物流中心,发展现代航运服务业。实施差异化发展,通过管理创新、发挥资本融通作用,促进海内外港口合作,优化资源配置。完善港口集疏运体系,积极发展远洋运输、铁水联运和公水联运,畅通与周边重点省区的陆路联系,打通融入周边国家的陆路运输通道。强化海上战略支点,提升海上运输通道保障服务能力;强化海外机场合作,加快建设枢纽机场和国际航线。

2、完善软件通道。充分利用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优势,提高通关效率、降低运营成本。一是促进通关便利化。推进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建设,进一步完善水运口岸“单一窗口”;实现港航、海事、海关、国检、边检等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合作机制。二是加强港口航运合作。开辟东盟国家新航线,拓展海上新通道;发挥厦门集装箱干线港优势,加强与各国港口城市合作;打造区域性邮轮母港,推动开通厦门、平潭至东盟国家的国际邮轮航线,培育本土邮轮企业。三是构建海峡“海丝”物流枢纽。发挥福建自贸试验区航运产业集聚区作用,建立闽台航运协同发展机制,推动闽台海空港联动运作,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物流枢纽。吸引更多的台资船舶到大陆登记注册,带动台湾航运企业在福建设立总部。

3、畅通市场通道。构建高效的国际运输市场环境,推进产业产品输出与能矿资源进口互动发展。一是打造矿产能源进口中转及加工基地。利用罗源湾、湄洲湾等大宗散货集散基地和湄洲湾、古雷港区等石化基地,扩大天然气、煤炭、矿石等大宗物资进口。二是建设“中国—东盟海产品产业合作暨交易平台”。为海产品进出口贸易提供快捷海上运输,打造海产品中转基地。三是建设港口集疏运体系。推进港口专用公路、铁路专用线建设,加快构建大型集装箱港区、大宗干散货港区的铁路集疏运通道,加快发展内陆陆地港。四是对接东盟港口。加强沟通协作,积极发展以港口为枢纽的联运业务,提升港口对东盟经济的辐射带动作用。

(三)规则对接:打造国际市场要素集散高地

主动对接国际规则,充分发挥多区叠加政策优势,加快构建对台经贸交往主通道。

1、实施重点突破,推进“两岸共同家园”建设。建设平潭“两岸共同家园”,扩大对台开放医疗、保险、银行、物流仓储、货运代理等领域,实施对台商品旅游免税限额;建设两岸贸易中心,实施对台航运、通关、检验检疫新模式,推动贸易便利化;建设两岸区域性金融服务中心、两岸货币清算中心,推动人民币跨境结算业务以及人民币、台币兑换业务;建设两岸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区,打造两岸共同参与国际合作竞争新平台。

2、发挥政策优势,促进闽台经贸融合发展。推进福州新区与平潭综合试验区一体化发展,积极扩大自贸试验区辐射功能,挖掘和提升台商投资区优势。推动开展闽台货物通关、贸易统计、原产地核查、检验检测认证等方面合作,构建两岸及“海丝”沿线国家地区的贸易、资金和人员便利往来的集散地和中转站。

3、对标成熟市场,打造规范高效的营商环境。提供更加公平透明规范的发展环境,统筹进出口贸易,促进“引进来”、“走出去”平衡发展,实现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协同发展。推进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真正落实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责任必须为,市场主体法无禁止皆可为,打造“海丝”核心区规范高效的营商环境

(四)经贸对接:提升全球生产网络价值链地位

支持民营经济先行“走出去”,加快形成协同跟进的“海丝”产业价值链布局,提高资源跨境配置能力。

1、鼓励民营经济“走出去”。发挥民营经济比较优势,创新民营企业“走出去”模式,打造对接“一带一路”民生经济先行的市场新优势。强化政策支撑,搭建各种载体平台,有效防范规避各种投资风险。发挥侨力资源优势,创新抱团发展模式,促进分工协作,鼓励民营企业创办海外产业园区、出口加工区,实现产业集聚发展。依托闽籍华侨华人庞大的海外超市、批发市场和中餐馆等设立跨境电商海外仓和接驳站,集中采购我省及大陆商品并进行仓储、展示和配送,带动福建产业和产品、文化走出去。

2、提升综合服务水平。强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投资环境研究,完善境外投资产业导向和国别指导政策,加强海外企业合法权益保障,为企业“走出去”发展提供综合服务。促进国内金融机构机制创新,支持金融机构率先为“走出去”企业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有效规范“走出去”企业行为,鼓励他们遵守当地法律要求,尊重民俗习惯、保护环境、促进民生改善。

3、实施差异化发展政策。与新加坡产业合作,重点放在高新技术、金融、港口、航空、物流等现代服务领域;与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产业合作,着力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扩大装备制造设备出口,促进产业互补互惠;对柬埔寨、老挝、缅甸、越南等国产业合作,以输出资金、技术和设备为主,鼓励企业在当地投资办厂,设立工业园区,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五)人文对接:打造扩大对外开放的优良人文环境

按照舒适度原则,以文化旅游为重点,全面挖掘“海丝”文化遗产,全面融入“海丝”文化旅游圈。

1、促进民心融合。以区域共同文化为基础,以民间交流为主体,政府交流为支撑,加强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强化祖地深度交流,建议由政府牵头,在福州、厦门、泉州等地设立“海丝侨缘馆”、寻根谒祖综合服务平台,通过展示族谱和文献资料,返乡谒祖、寻亲认亲、青少年夏(冬)令营等形式,加强与海外华侨华人、台港澳同胞交流合作。构建信仰认同载体,加强祖地文化、民间文化交流,建设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和客家文化、妈祖文化等载体平台,发挥民俗和宗教信仰凝聚人心作用,打造民心融合重要纽带。

2、促进文化交流。依托人文优势,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海丝”重点省份合作,提升“海丝”旅游、妈祖文化游品牌效应。支持泉州、漳州、莆田与沿线省份城市共同申报“海上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打造“海丝”精品游线,串联沿线省市“海丝”遗址文化旅游,构筑丝路文化遗产长廊,面向国际进行推广。打造环海峡海上旅游合作圈,利用泉州、福州、平潭、香港、澳门、基隆等港口,构建港澳—台湾—福建邮轮航线,打造“一程多站”旅游精品线路,形成环海峡海上旅游合作圈。推行“海丝”惠民旅游,通过公益基金、旅游优惠等措施,吸引“海丝”沿线国家地区人员旅游度假。借鉴闽港澳台旅游合作经验,整合特色旅游产品,开辟海上丝绸之路旅游专线,促进海峡旅游圈与东盟旅游融合发展。大力推动闽菜“走出去”,探索建立一套富有福建特色的“有标准(有指引)、有示范、有菜谱、有文化、有供应链”的海外闽菜发展战略,不断增强闽菜在海外的影响力,带动福建食材出口。积极开展海外闽菜厨师职业培训,组织闽菜大师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