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与产业安全处(省公平贸易局)

特朗普重塑 美国贸易政策架构

发布时间:2016-12-28 信息来源: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 点击数: 字号:T | T

 
特朗普重塑 美国贸易政策架构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日前宣布首次成立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并计划由商务部主导贸易政策制定,降低美国贸易代表的影响力,显示其正对美国维持数十年的贸易政策架构进行大幅变革,以重振美国制造业和缩小美国贸易逆差,凸显重商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色彩。

根据美国政府部门的传统分工,美国贸易代表负责制定和协调所有政府部门的总体贸易政策,代表美国总统进行贸易协定谈判以打开外国市场,并借助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和美国国内法律来加强贸易执法,是总统的主要贸易政策顾问和贸易政策发言人。美国商务部主要负责执行国内反倾销和反补贴法律来限制外国进口对美国国内企业的损害,对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力相对较小。

以奥巴马政府为例,现任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是奥巴马政府贸易政策的主要架构师,他负责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以期引领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的制定,重塑美国在全球贸易体系的主导地位。美国商务部长普利茨克主要负责简化行政程序促进美国企业出口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推动奥巴马政府先进制造业战略的落实,并通过加强反倾销、反补贴执法来保护美国国内产业。

但在今年美国总统竞选中曾猛烈抨击全球化和自贸协定的特朗普决心改变这一传统贸易政策架构。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发言人贾森·米勒日前表示,特朗普计划让商务部长提名人选、亿万富翁威尔伯·罗斯负责制定美国总体贸易政策。米勒说,考虑到罗斯与特朗普的私人关系,以及竞选期间双方在起草贸易政策方面的合作,罗斯在贸易政策制定方面发挥的作用将比以往美国商务部长大得多。

米勒指出,与罗斯的密切合作关系也是特朗普任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教授彼得·纳瓦罗出任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的关键因素。他表示,过去5个月罗斯与纳瓦罗作为特朗普的竞选经济顾问合作得很好,他们在竞选中提出的贸易政策方案将成为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基础。

根据过渡团队发布的声明,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将为总统就贸易谈判的创新策略提供建议,与其他政府部门协调共同评估美国制造业和国防工业的能力,并为美国失业工人提供高技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国家贸易委员会还将领衔“购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的计划来确保政府采购、基础设施建设和国防项目落实特朗普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承诺。

据美国媒体报道,为促进内阁成员多样化,特朗普正考虑提名前美国中小企业局副局长、特朗普竞选西裔咨询委员会成员霍维塔·卡兰萨出任美国贸易代表,这是该职位重要性下降的又一迹象。

从人事任命和机构设置来看,罗斯与纳瓦罗已成为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主要架构师。在今年9月底合作撰写的经济政策方案中,他们将美国贸易政策失利的原因归结为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汇率操纵”和重商主义贸易政策实践,以及“糟糕”谈判达成的贸易协定使得美国不能公平享受到贸易的收益。他们建议通过增加出口、限制进口和贸易谈判等措施改善与加拿大、中国、德国、日本、墨西哥、日本和韩国六大贸易伙伴的贸易逆差。

但主流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宏观经济政策是美国贸易逆差形成的主要原因,贸易逆差对美国经济并非坏事,而将缩小贸易逆差作为政策目标很可能会导致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美国学者和贸易官员也反对特朗普打破以往的贸易政策架构。

前美国副贸易代表、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主席艾伦·沃尔夫说,当贸易谈判由国务院领导时,许多国会议员和商界代表会担心美国的贸易政策利益将让位于外交政策考量;而当商务部领导贸易谈判时,农业团体和劳工组织担心自己的利益会被忽略;因此,美国贸易代表成为总统首席贸易谈判官得到大家普遍认可。

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前美国贸易代表罗恩·柯克说,与总统的关系是美国贸易代表领导贸易谈判的最重要因素,如果谈判对手认为决策权转移到了商务部或国务院,他们将不会愿意与美国贸易代表展开实质性谈判。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认为,特朗普让商务部领导美国贸易政策制定与以往的惯例有着极大的不同,将会遭到美国国会的反对。根据美国法律,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掌管贸易政策立法和监督事务,他们一直通过对美国贸易代表施加影响来参与贸易政策的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