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淘的耐克阿迪居然来自莆田,顺丰等物流造假, 一条几百亿的黑色产业链调查

发布时间: 2017-06-21    字号:
    王立娴: “ 想起了马云的那句“许多假冒商品其实比真品质量更好,价格更优惠”......有这功夫,自建品牌多好~ ”

    该文章转自  中国企业家杂志

    海淘的耐克阿迪居然来自莆田,顺丰等物流造假,一条几百亿的黑色产业链调查

    5月29日,福建莆田的官网上刊登了一篇名为《推动鞋业电商市场健康发展》的文章。

    这是一篇会议报道,文章称,5月28日上午,(莆田)副市长陈惠黔主持召开专题协调会,研究部署进一步推动鞋业电商市场健康规范发展等工作。

    陈惠黔表示,鞋业是莆田一大传统产业……针对近期媒体曝光的仿冒鞋物流造假等问题要继续加大打击力度,有力查处一批案件,有效震慑违法行为。

    媒体曝光的仿冒鞋物流造假问题,指的是5月20日曝光的一段视频。

    视频中,福建莆田的一些鞋厂主要生产仿冒耐克、阿迪达斯和New Balance运动鞋。顺丰、四通一达等快递公司“代收点”则提供异地上线服务,并搭设虚假海外物流查询网站,帮助厂商虚构海外发货信息,掩盖真实发货地点。

    暗访视频透露,很多用户代购来的阿迪、耐克、新百伦等名牌运动鞋,都是国内山寨,来自福建莆田。

    一些快递代收点公开提供异地上线服务,甚至专门建设虚假海外物流查询网站,帮国内厂商虚构香港、美国等地发货信息,使假货摇身一变成海外代购正品。其中,挂牌为顺丰的代收点可以伪造从美国发货的物流信息,仅需收费35元。在挂牌韵达的快递代收点,也可以实现“香港发货”,价钱只需22块钱。

    暗访记者亲自测试所购“假单号”,圆通某快递显示某单号显示:“美国国际公司已收件,已发出,已经发往北京的转移中心......”

    韵达某快递单号在官网也显示为国际件:“到达香港跨境仓公司已收件,在香港离岸清关......”

    那么像这样的“异地上线”是怎么做到的呢?

    据快递业内人士透露,快递单号就像人的身份证号一样,任何一个单号它都有一个归属的快递营业网点,区域之间是一一对应的。如果国内快递网点能够搞到美国或者香港网点的单号,然后再用美国香港等网点的代码去登陆这个扫描设备,只要同时满足了这两个条件,就等于是美国香港那边的站点做了扫描操作。

    于是,国内的买家会认为货真的是从海外发过来的。但实际上货物很有可能就在国内的网点发出!

    万一买家稍微有点疑心呢?

    这一点造假者也想到了,所以他们还设立了一个海外货运查询网站,可随时查阅所谓的“实时海外运输更新信息”。

    工作人员自豪地称:“顾客就是用来忽悠的!”

    顺丰回应:系黄牛行为,无内部协助

    目前,该视频的播放量已超过1400万次。对此,顺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称,视频拍摄场所非顺丰网点,而视频涉及网站属于黄牛自建网站,不存在内部合作。顺丰表示,莆田假货寄递现象一直存在,从地下工厂生产、电商平台销售到黄牛充当中介揽收发运,已经形成庞大的黑色产业链,从2015年起,公司已经6次向当地执法部门举报,联手打击假货集散地,且每年拒收莆田安福市场快件近300万单。

    对于假货快递单能够在顺丰官网查询的问题,顺丰相关负责人解释称,由于顺丰系统屏蔽了莆田的一些快递订单,黑代理都不会从莆田当地进行发货,而是绕到深圳等地进行发货,顺丰难以鉴别这部分订单的实际来源。

    圆通也向北京商报表示,公司对个别加盟商的违法违规行为感到愤慨,也对受蒙蔽的消费者致歉。此前,圆通的有关部门就已发现并掌握了个别加盟商为不法企业提供虚假快递路由信息的情况,关停了一批国内加盟商所谓的海外客户账号,对假货集散地及不法生产企业,积极配合执法部门联合打击,从源头上斩断假直邮链条,对于帮助假直邮的加盟网点,圆通采取了列入公司诚信体系的“黑名单”、取消加盟资格等严厉措施,对于情节严重的违法网点,移交执法部门处理。

    行业人士表示,单凭企业行为很难杜绝当地伪造海淘订单的现实。以视频中显示从深圳发货的国内快递单为例,黄牛从当地接货后可以组织到异地投递。快递公司很难对这种行为作出识别并进行相应的打击。顺丰也表示,治理假货不是某家企业可以单独完成的任务,需要全行业、全社会共同努力,社会共治才是根治假货的最佳方案。

    莆田的负面新闻

    这并不是莆田第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2011年1月,马云发现阿里内部员工涉及欺诈,遂开展调查,结果发现,2009年及2010年,分别有1219名及1107名阿里巴巴会员涉及诈骗全球买家,且有迹象表明,为了业绩,有100多名员工默许甚至参与协助那些欺诈公司规避认证环节加入阿里巴巴平台。

    调查结果出来后,马云震怒,2月21日,阿里CEO卫哲、COO李旭晖引咎辞职。

    逼使马云挥泪斩卫哲的那一千多名欺诈供应商,大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在阿里巴巴一份《关于阿里巴巴对一些客户涉嫌欺诈行为调查处理情况的汇报》中提到,多数的“欺诈供应商”来自福建省莆田市,并形成了组织网络。在一份来自阿里巴巴的欺诈客户表单中,开头的79个客户名称中,均含有“莆田市”字样。这些‘欺诈供应商’还在全国各地注册公司,逃避阿里巴巴的防控机制。

    马云曾呼吁媒体关注福建莆田、泉州一带的黑色产业链,“去看看,你会震撼的。”

    从2015年到2016年,在阿里巴巴的协助配合下,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共打掉了4家黑鞋厂,涉及阿迪达斯、耐克等多个知名品牌假鞋,总案值高达千万。

    被冠以“假鞋之都”的莆田

    鞋业是莆田的经济支柱。莆田市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至3月份,制鞋产业实现工业增加值58.80亿元,增长12.1%,对规模以上工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5.7%,拉动全市工业经济增长2.6个百分点。目前,莆田鞋企已有数千家,每年生产运动鞋数亿双,年产值高达600多亿元。在这里,年产值2000万以上的工厂才算“有规模”,直接从事鞋业的人有30多万,占了这座小城人口的近十分之一。

    但是,假鞋依旧在莆田泛滥。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国内市场上10双假鞋里,有9双从这里发货;全球每3双耐克鞋中,便有一双是来自这里的仿品。为何莆田假鞋屡禁不止?这背后的产业链又是如何形成的?

    上世纪80年代,由于与台湾隔海相望,莆田吸引了大量台商来此创办制鞋厂,为国内外众多品牌鞋代工。耐克、阿迪达斯、锐步等为代表的运动品牌占据了莆田制鞋的最大份额。制鞋逐渐成为莆田的支柱产业。10年间,鞋业在当地GDP的占比由10%飙升至43%。

    在莆田,这些国际大牌代工厂的产品是严禁流出的。但在日常经营中,总会有些超出订单数量的鞋被留在当地。在利益驱使下,这些被叫做“尾单”的鞋经莆田人转手卖往国外,加上当地制鞋原料和人力低廉,高仿鞋产业初露头角。

    渐渐地,代工厂的工人得到贿赂,将样品鞋或设计图纸偷运出来,从小作坊开始,生意越做越火。当代工厂因人力成本转移至其他地方后,庞大的从业人员队伍便转移至假鞋制造,绝大部分是家庭小作坊和小工厂生产,少有几人,多则几十甚至过百人,分布在莆田市各个村镇、街道的民宅里。

    一家人或几家人合伙买来制鞋设备,雇上工人就闭门生产,日产量能突破千双。为了应对执法者打假,门口安装摄像头、门内养上狗成为这些作坊的标配。到了2004年,莆田街上十有六七是仿鞋店面,白天也半掩着门经营。

    “尾单”外贸做了几年后,受到了国外的打压。莆田人便开始开拓国内市场。事实上,福建晋江的假鞋产业比莆田发展更早,但电商平台发展起来后,莆田后来居上,一度被外界冠以“假鞋之都”。

    这么多人造假鞋必然有利可图。以零售匡威高仿鞋为例,中间商从莆田进价80元,上线至电商平台标价提至299元;再比如耐克,生产的假鞋成本仅几十元,以每双一百元左右的价格出货,再电商渠道流向市场,每双售价都在500元以上。

    “鬼市”里的人都回避“假”字

    提到莆田假鞋,就不能不提安福电商城——传说中的假鞋“鬼市”。

    白天,几乎空无一人;傍晚,门店零星开张;入夜,摩托、面包车来来往往,一分钟有时可通过百辆。车上装卸的包装,印着耐克等知名鞋类商标……这便是“鬼市”的常态。

    在这里,有335家挂牌商户。年交易额超百亿元,从业网军超20万。“鬼市”上的假鞋通过网络销售平台流往全国各地,其鞋产品网上销售额至少占了全国两成。虽然当地人称,近几年早已不是假鞋销量的黄金期,但这里的日邮递快递量仍过15万单。

    有个段子在莆田人中口口相传:千万别小瞧那些在夜里拉着标有“处理鞋”字样大箱子乱窜的骑手们,他们白天可能开的是豪车,奔驰宝马路虎都不在话下。

    “鬼市”里的人们回避“假”字。他们发明了自己的话语体系:“真标”“高仿”“1︰1”,造假者则叫“阿冒”。

    阿冒们的产业链细分程度让人咋舌。几千家鞋厂造鞋,上万间门店成为中转站,数十万网军做微商开网店,下游产业链包括手机、电话卡、鞋盒、鞋带,商标、防伪码,甚至包括黏快递用的胶带和一头能写字一头能裁胶带的圆珠笔。

    莆田的假鞋产业不仅制鞋技艺完备,在包装、发票、防伪标识等细节上,更是难分真假。鬼市上,耐克、阿迪达斯的包装、发票、POS机的签购单,20元就可以买一大包;防伪标识一张16个,每个5角。

    用手机扫描这些发票的二维码,页面全能弹出专卖店的地址;刮开涂层,登录所谓“全国质量防伪监督中心”网站,输入验证码后真的可以查到。如果有足够的精力去查证,也能发现弹出页面是用二维码生成软件做出来的,所谓的查验网站也疑似“山寨”,其ICP备案信息主办单位是某私企。但在外行看来,的确很容易被蒙骗过去。

    假鞋利润越来越薄

    既然莆田已经有成熟的制鞋技术,为什么他们仍然选择做高仿鞋而不逐渐培养自己的品牌,把自己的“孩子”养大?

    鬼市的一名鞋商说:“高仿鞋很简单,做的工艺几乎一样,只要自己再贴个牌,就可以卖出名牌价钱,还免去其间各种专利费用。” 高仿鞋的优势在于,免去设计研发、品牌推广以及运营方面的成本,以低于正品又高于杂牌鞋的价格出售,利润可观。

    此外,莆田鞋业虽然在多年代工生产中形成完整的制鞋产业链,但在品牌塑造方面却缺乏经验。打造品牌所需要投入的成本对于中小型鞋厂来说不堪重负。且不说推广销售的问题,普通厂商在推出潮品但还没拿下专利权的时候,就可能已经被“山寨”了。

    2014年,时任莆田市市长翁玉耀上台为莆田运动鞋代言,给莆田品牌背书。莆田也曾出现过一些本土品牌如阿迪王、洛驰、玩觅、思威琪、沃特。为了避开同质化竞争,洛驰选择只做户外登山鞋, 2013年年底在全国铺设了近200家专卖店,鞋子也远销到欧洲和韩国,每双卖到60美元。但在2014年,洛驰被银行收紧贷款,资金链因此断裂,年底被迫停产。

    另一品牌沃特,其6万次耐折的鞋底比国外某大品牌的4万次还高。巔峰时期在全国有2000家实体店,一家直营店投资100万,加盟店也要投资30至50万。但由于近年房租攀升,沃特关掉了部分门店。

    在2016年的投资者大会上,马云说:“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代工生产),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OEM,能生产出达到国际水平的优质产品,但没自己的销售渠道。忽然他们发现可通过互联网卖产品。生产正品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个工厂,后者质量不比前者差,价格更有优势。他们面对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而是新的商业模式问题。”

    下一个十年,劳动力成本仍会不断攀升。莆田当地鞋业人士慢慢发现局面不妙:全国鞋类电商越来越多,竞争加剧;同时,有些制鞋原材料的价格,已从1年前的每吨1万元,涨到2万元,利润越来越薄。

对于莆田来说,距离制鞋业品牌化的战役已经越来越近。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您好,欢迎访问本网站!您是本网站的第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福建省商务厅

E-mail:admin@fiet.gov.cn 闽ICP备09008944号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铜盘路118号 邮编:350003

电话:(0591)87853616 传真:(0591)87856133

技术支持:福建拓尔通软件有限公司